在想象的土地上,樱桃赋予生命

环球龙哥/2020-05-09/ 分类:文化底蕴/阅读:
俄罗斯剧作家安东·契kh夫(Anton Chekhov)的剧作《樱桃园》(Cherry Orchard)是他的最后一部杰作,于1904年出版,并于当年7月去世前六个月首映。随着上流社会的Ranevskaya家庭的衰落,该剧是契kh夫在中国观众中最受欢迎的剧目之一,并且经常在中国剧院改编 ...


俄罗斯剧作家安东·契kh夫(Anton Chekhov)的剧作《樱桃园》(Cherry Orchard)是他的最后一部杰作,于1904年出版,并于当年7月去世前六个月首映。随着上流社会的Ranevskaya家庭的衰落,该剧是契kh夫在中国观众中最受欢迎的剧目之一,并且经常在中国剧院改编和上演。
 
现在,在COVID-19大流行中,经典作品有了新的意义。
 
4月17日,北京鼓楼西剧院的创始人李阳铎在剧院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他说:“每年4月,我们庆祝鼓楼西剧院的生日,但今年,由于COVID -19爆发,这些庆祝活动无法举行,春天来了,但COVID-19成为大流行病,对剧院业构成了威胁,比其他任何人都不确定。我们不确定我们的未来,该怎么办?我们决定保存我们自己。”
 
作为财政救助工作的一部分,李先生提出了卖樱桃的想法,这是受到戏剧制作人李戈的启发。今年年初,他回到家乡山东省烟台市的一个小村庄,与家人一起庆祝农历新年。COVID-19疫情意味着李戈的生产工作被搁置,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他一直与父母住在一起,而不是返回北京。
 
“这是自从我离开北京去上大学以来,我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在家庭农场工作的李戈说。但是,冠状病毒也对水果贸易造成了损失,李戈使用他的社交媒体平台为家人和村庄出售樱桃。
 
      
 
李养铎说:“当我看到李卖樱桃时,立即引起了我的兴趣。当然,我是契kh夫的《樱桃园》的忠实拥护者,当我看到李戈张贴在上面的真正的樱桃树的照片时,线让我很感动。”
 
在鼓楼西剧院内,有一家名为Cherry Orchard的书店,显然以契kh夫的名字命名。
 
李阳铎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事情发生,目前尚不清楚什么时候可以再次演出,但我们决心让剧院继续运转。”
 
剧院迷们对筹款的热情反应热烈,樱桃上市后三天内,就卖出了1,500公斤以上的水果。
 
李扬铎说:“这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当然,我们以前从未卖过水果,但我们知道人们会想表达他们的支持,像我们一样,他们真的很想回到看戏的位置。对我们所有人来说,剧院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地方,满心欢喜。”
 
建于六年前的鼓楼西剧院现已成为北京最受欢迎的小型私人剧院之一。它已经制作了12部戏剧,其中包括《爱尔兰人》(The Pillowman),该电影改编自爱尔兰-英国剧作家兼导演马丁·麦克唐纳(Martin McDonagh)的同名获奖戏剧,以及中国著名剧作家曹瑜的《雷暴》(Thunderstorm)。
 
      
 
去年,在鼓楼西剧院上演了近300场演出,吸引了约60,000名观众。去年,剧院还制作了剧目巡回演出,演出了60多次,吸引了大约60,000名观众。
 
李阳铎说,今年上半年,该剧场将上演两部戏,分别是刘振云同名小说改编的《枕头人》和《一万个句子》,并将在全国范围内上演。巡回演出,6月30日之前约有100场演出。
 
李扬铎说:“由于COVID-19,所有演出都被取消了,我们已经损失了数百万人民币。”
 
李阳铎,出生于中国东北黑龙江省,现年40岁,在大学学习经济管理,并在她的家乡的一家国有公司担任统计学家。但是在1996年,她移居广东省深圳市,一年后,在广州成立了一家广告公司。她还成为电视剧和电视电影的制片人和发行人。
 
她对戏剧的兴趣始于2009年,当时她被介绍给斯坦赖(Stan Lai)的戏剧《村庄》(The Village),这是一部关于台湾中国大陆侨民三个半小时的史诗,她的公司参与了在广东宣传戏剧的工作。
 
次年,她移居中国的戏剧圣地北京,希望开设自己的剧院。
 
 
“我在北京看了很多戏,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但同时也带来了许多眼泪。我想要的是发人深省的东西,这对于首都的剧院观众来说是独一无二的。”
 
她说,她下定决心,无所畏惧,部分原因是她没有意识到经营剧院所带来的风险。
 
2010年的一天,她参观了位于首都鼓楼西大街或鼓楼西街市中心胡同(狭窄小巷)中的一座废弃剧院。
 
她说:“当我走进排练室的那一刻,我才刚刚进入这家剧院。
 
她选择了麦克唐纳(McDonagh)的《枕头人》(The Pillowman)作为周柯导演的开幕剧。回应是立即而积极的。从那时起,鼓楼西剧院就成为这座城市年轻,新潮和有戏剧性的人们最喜欢的聚会场所。
 
与北京的大型剧院不同,许多大型剧院可容纳1000多个座位并进行大型预算演出,而Drum Tower West剧院等较小的剧院则以艺术上的开拓和小型预算来迎合年轻的剧院爱好者。
 
鼓楼西剧院最忠实的追随者之一是何应南,他观看了由德国剧作家福尔克·里希特(Falk Richter)创作的戏剧《电子城》,并于2015年夏季在香港On&On Theatre剧院演出。
 
“这家戏院藏在传统的胡同里,提供了一个闲置的环境,”在天津出生和长大的,现在住在北京的贺说。“就剧目而言,剧院的高质量制作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除了热爱戏剧,他本人还是业余演员,在鼓楼西剧院制作的戏剧中表演。去年,他作为剧院的电影《 The Pillowman》的演员巡回演出。
 
 
像许多人一样,近几个月来他遭受了剧院匮乏的困扰。为了减轻这种痛苦,他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起了一个剧本阅读小组,呼吁剧院爱好者在网上聚在一起分享自己喜欢的剧本。
 
对于李阳铎来说,COVID-19让她有机会深入思考剧院以及当大流行最终消退之后该怎么办。
 
帮助她取得早期成就的决心仍然很明显,她致力于确保剧院能够做的不仅仅是生存。她计划在本月招募演员并组建一个演员团,而当前情况所必需的在线节目将成为吸引更多人来剧院的常规手段。
 
5月13日,在线流脚本阅读活动将在剧院举行。在没有现场观众的情况下,演员将表演普利策奖得主爱德华·阿尔比(Edward Albee)的《山羊》。
 
李阳铎还考虑与更多公司,组织和个人合作,在线销售产品,她认为这是在剧院外为观众提供服务的一种方式。
 
“我们已经尝试了各种与观众互动的方式。但是,剧院是关于现场表演和面对面的交流。我们真的希望这种流行病能早日结束,人们会很快回到剧院。”
 
明星剧院(Star Theater)是另一家与COVID 19的影响息息相关的小北京剧院,它的演出从当代戏剧到中国传统戏曲,应有尽有。它拥有三个剧院,每个剧院约有200个座位,每年还举办一场小型戏剧节,以纪念中国戏剧爱好者的独特现象。
 
自从1月下旬取消或推迟所有活动以来,它一直在与粉丝保持在线联系。
 
3月27日,世界剧院日,剧院宣布,疫情结束后,将向医务人员免费提供其演出的门票,以表彰那些为抗击冠状病毒而在第一线作战的人。
 
自2013年以来一直在北京西部运营的北京由内而外剧院总经理杨芸说:“我们计划在二月和三月与NT Live合作播出六档演出,但必须取消。
 
“我们还推迟了针对青年戏剧导演和演员的年度项目,以及在北京大学举办的研讨会。我们与观众保持联系的唯一方法是通过在线活动。”
 
北京由内而外剧院以其开创性的戏剧作品而闻名,该剧院拥有两个剧院,而广播舞台作品则由其具有六个场地的电影院而闻名。
 
自成立以来,它已举办了600多次演出,并于2018年启动了以艺术与技术相结合的年度艺术节。
 
杨说:“毫无疑问,人们会重返剧院。但是很难预测确切的时间,这对像我们这样的小型剧院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扩展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环球国际_环球国际客服
感谢语感谢天感谢地
感谢在网络相遇
新闻自媒体Copyright ©2001-2030 环球国际_环球国际客服 版权所有
感谢语